是鱼丸啊…

过年见吧,最近忙的要死…

我试着画画……咦…我还是写文吧…(哎……)

占tag抱歉

快期末了不是?所以更得效率很低,要谅解啊!!【鞠躬】


圣诞沙雕贺文【上】

全部cp一起上,大家圣诞快乐呀。


人物亲妈的,ooc呵呵了。


挂科的感觉真爽。


by鱼丸


——


(忘羡剧场)


魏无羡趴在床上发呆。


今年圣诞节要送蓝湛什么圣诞节礼物好呢?手织的围巾送过了,键盘也送过,小物件小挂件都送过了,人自己会做的蛋糕也送过了,到底要送什么好呢?


魏无羡给江澄发了一大串叹号,然后关了手机,在床上打起了滚。


“卧槽,好难选啊!”


蓝忘机,这会儿也不在家,魏无羡干脆出去逛逛好了。



魏无羡看着这坨巴掌大的便便发泄玩具,陷入了沉思。然后突然拿起来,很使劲的捏了一下,我靠…这酸爽…


送江澄!


然后很高兴的买了。


有时候精品店里总有一些很好玩的东西呢,魏无羡收购了一大堆。


店的角落摆放的好像是假发,居然还是银白色的。


“小哥哥是在选礼物吗?”售货员小姑娘问道。


姑娘的真实内心:我的天啊,这小哥哥真帅,不行不行,一定要聊一下。


“是呀,可是不知道选什么好呢。”


“是要送什么人呢?”


“嗯…喜欢的人。”


哎?这姑娘的笑容暗淡了不少是什么鬼呀?


“哦,是送喜欢的人啊,这假发你是不是觉得送喜欢的人可以看见对方老去的样子,可以模仿模仿白头偕老。”


“哎?是挺有意思呢,辣我买叭!”


姑娘内心:艹…可爱的过分了…



回到家,蓝忘机正在装饰圣诞树。


“回来了?”


“是的呀!有没有想我?想不想?想不想?”


“…胡闹。”


“切,没!劲!”魏无羡放下东西,双手环抱在胸前,摆出傲娇脸。


蓝忘机没办法,上前从背后抱住魏无羡,“……想。”


然后魏无羡又嬉皮笑脸的转过身来把头埋在蓝忘机怀里,使劲蹭蹭蹭。


“最喜欢你了!”


耳根,脖子,红的一批啊蓝湛!hold住啊!


“我去包礼物啦!”


“嗯。”忍…忍住了?压枪高手…



魏无羡仔仔细细的包着礼物盒,尤其是江澄的那坨翔,很贴心的包了个盒中盒。


“哎?二哥哥?我有礼物吗?”


“等,会给你的。”


“嗯。”然后就开始期待了,蓝湛这样的人,会送什么呢?真的很期待啊…


——


(曦澄剧场)


江澄实在是想不出来送人什么了,干脆和蓝曦臣一起做一堆吃的拿去好了。


“所以晚吟你想好做什么了吗…”


江澄已经苦思冥想了半个多小时了,蓝曦臣王者都打完一局了。


“我决定了!”江澄突然站起来。


“啊?”


“魏无羡就送辣条!薛洋就送糖!瑶瑶就送巧克力!”然后又坐下来,“当然是不可能的…”


“噗…”


“笑什么笑!都不帮我想!”


蓝曦臣把江澄搂进怀里揉了揉,“晚吟你真的好可爱啊~”


“去去去,边去。”


“那,我来陪晚吟一起想吧。”


“……嗯。”


“阿羡喜辣,不妨送他晚吟你最擅长的辣条炒火腿?”


“滚!又那这个更取笑我!不理你了!”


蓝曦臣赶紧揉揉炸毛的江澄,和声道:“不生气啦晚吟我错了嘛…”


“哼。”


“酒心巧克力怎么样?阿羡不也很喜欢酒制品吗?”


“也是…可以的,但你会做吗?”


“别小看我嘛。”


“然后呢,薛洋。”


“阿洋嗜糖如命,甜的自然不可少,还得是腻死人的那种甜。”


“所以?”


“大份的焦糖布丁怎么样?还可以再撒点糖霜什么的更有圣诞气氛。”


“挺好的,最后金光瑶的呢?”


“三弟倒是没有什么特别喜欢的口味,皆不挑,但喜欢有仪式感的东西……”


“感觉有点难了…”


“倒是不难…觉得熔岩蛋糕怎么样?”


“切一刀流巧克力酱的那个?”


“对。”


“挺好的,然后最后在整份八寸的蛋糕!是不是!”


“晚吟真是懂我呢。”蓝曦臣笑的温柔似水。


“真是的。以前怎么没发现你这么聪明呢?”然后抱了一下蓝曦臣就收拾收拾要出门了。


“不一起吗?”


“啊,来了。”



——


(晓薛剧场)


“终于圣诞了!”薛洋智障的抱着晓星尘瞎蹦哒。


“嗯,阿洋不出去买礼物吗?”


“买啊,那买啥啊?”


“不知道。”


“对了,阿洋,要不就做那个超好看的那个姜饼屋?”


“好!”一听是吃的,薛洋立马高兴的很。


“那去超市买买材料吧。”


“走吧。”



“家里有黄油吗?”薛洋蹲坐在购物车里,在架子上选来选去。


“有哦阿洋。”


“那高筋面粉呢?”


“没有只有低筋。”


“拿一份?”


“嗯。”


“糖粉?”


“有一包。”


“不够,再来一包。”


“嗯。”


“白砂糖有多少?”


“两袋子。”


“我…”


“阿洋,我觉得够…”


“好吧。”



这时候一个大概是网红的妹子吧,跑过来来了一句:“小哥哥我能给你个东西吗?(都知道吧?)”


“啊?”然后晓星尘看了看薛洋。


“要呗,要了就别回来了。”


然后整的人妹子一脸尴尬。


——


(聂瑶剧场)


“大哥,圣诞节要送他们什么啊?”


“送什么啊?”


“我不问你呢?”


“去超市看看吧。”


“嗯。”



“我打算给洋崽买条围巾。”


“买。”


“给无羡买几包辣条。”


“买。”


“给澄澄买些书。”


“买。”


“你咋就没点意见呢?”


“我都听你的呀。”


媳妇就是用来宠的。


真好。


——tbc


明天更【下】


聂瑶(我才不会说我是因为懒才)写的有点少。


再次感叹,挂科的感觉真爽。


告辞。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零差评的甜03

我其实更想就只写晓薛的,一想,太少了,还是全员上吧…


西皮:忘羡曦澄晓薛聂瑶


人物亲妈的,ooc炸了。


试图再次发出上文…好的依旧打不出来链接。


沙雕ABO?


by鱼丸


——


这个史上最磨人的淘宝店卖家叫晓星尘,今年大学刚毕业,自己创业开了个淘宝店。薛洋的差评是他收到的第一个,因此格外膈应。


“大哥,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就算没有我。还有别人也会给差评的。”薛洋舔着冰淇凌,拍了拍晓星尘的肩膀,“难道你都一个一个找?”


晓星尘一本正经的解释:“零差评和一个差评完全就是两码事,捅破了这层纸,有些坚守就没了。”


薛洋愣了两秒,别说还真有道理,薛洋日常发呆起来。


“喂,想什么呢?” 五根修长的手指在 薛洋眼前晃动,他回过神:“哦,没什么。说点正事,你打算怎么将功补过,帮我追男神啊?”


晓星尘皱起眉头,分析道:“听你的简述,你和你男神都是翻唱界的?”


“对啊。”


“不像啊…”


“啊?”


“没没没,没事。我的计划是,你翻唱他唱过的那种情歌,然后悄咪咪的私信给他…”


“这是什么沙雕计划…”不过攻人先攻心,还是有点道理的。


“所以你男神ID?”


“明月清风。”


“啥?”完了,晓星尘纳闷了,这不是自己吗?


“嗯?”薛洋但是还闷着。


“哦,那你的号?”


“十恶不赦。”挺霸气是不。


“啊…”突然的幸福感是什么鬼?自家小可爱啊!


薛洋看着笑的跟傻子一样的晓星尘,很皮的捏了一把晓星尘的脸。


卧槽,好软…


“阿洋?”


“耶?卧卧卧槽?你怎么回事?”自家男神也是这么叫自己的。


晓星尘急急忙忙的打开了手机,翻来微博,个人主界面的用户名大大的写着——明月清风。


完了,薛洋也愣,懵了两秒,一个蛇皮走位绕开晓星尘,撒腿就跑。留下晓星尘一个在寒风中瑟瑟发抖。


“啥?为啥跑?”


——


回到宿舍的薛洋缓了一口气,突然心跳加速。


晓星尘就是明月清风?!我的天啊!果然声音和人一样美好吗?笑起来好好看啊!


想着想着高兴的原地跳来跳去,一蹦三尺高那种。


“洋崽你咋了?吃兴奋剂了?”金光瑶看见薛洋跟个二百五一样,一脸无语的问。


薛洋依旧笑的像傻子一样,还神经大条的跑到金光瑶跟前,使劲摇金光瑶。


“瑶瑶瑶瑶瑶瑶!那个卖家是明月清风啊!!”


“啊?”金光瑶还纳了闷了?前两天还骂着,变脸变得真快。


“我的天啊!!!”


——


魏无羡今天很高兴的打开王者荣耀,然后他发现,号丢了。


“妈蛋…”


“咋了?”江澄问道,虽然魏无羡爆粗口很常见,但是突然爆粗口还是要问问的。


“我…号儿没了?”


“瓦特?”



“怎么办啊!”


“额…别慌,不过我建议你…开小号吧。”


啥?劳资段位刚上王者你让我开小号?


“我…也只能这样了。”


“嗯。”


“那如果要打回去…”


“你得连胜59场。”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魏无羡欲哭无泪。


“你可以找人带你啊。”


“哈?那澄澄你带我吧!”


“我不。”


“你好绝情。”


“找你家蓝湛去,告辞。”


“咦…”


——


魏无羡就这样,从青铜艰难的排位战,不过跟满级的人回新手村屠村一样,一晚上,通宵打回来级了。


“你这是…薅锅底儿去了?眼圈黑的。”江澄感叹。


“昨天晚上我起来过一次,一个傻笑,一个打排位。”金光瑶默默扶额。


“我这不是太开心了嘛。”薛洋钻出被窝,依旧神采奕奕。


“哎…恋爱中的男人,呵。”江澄揉了揉眼睛,下床了。


“帮我请个假,我补个觉。”


“哦。”


等三个人收拾好了,就走了。


过了一会门又开了。


“咋又回来了啥没拿?”魏无羡坐起来,一看,蓝忘机?


“二哥哥你咋来了。”


“怕你没人照顾。”


“噗…我自己能照顾自己的,你快去上课吧。”


“没事。”说着把早餐放在桌子上。


“什么啊?好香。”魏无羡揉揉头,要下来的样子,却被蓝忘机压下去躺好。


“肯德基的粥。”(我,超,喜,欢,喝!)


“难怪呢!快快快,给我来一口!”


“别急,坐好。”


“嗯嗯。”魏无羡式乖巧。


吃了两口,魏无羡突然停下,“二哥哥你把油条掰成小块泡到粥里呗,好喝。”


“嗯。”然后蓝宠妻达人默默的在心里记下来了,“吃完睡一会,我陪你。”


魏无羡脸上在矜持也绷不住了,“好二哥哥我真的爱死你了!”


蓝忘机被吧唧了一大口,耳根都红了。


“嗯。”


——tbc


咋办我想喝粥了,但是现在是下午喝个毛…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你们宿舍什么鬼?13

好的我想起来我还坑没填了…

我也不知道写什么,就是想写王者荣耀…

西皮:忘羡曦澄晓薛聂瑶

人物亲妈的,ooc已经死了

神奇的要死的ABO

上文…好的依旧发不出来…

by鱼丸

——

开黑。(魏无羡用的李白,薛洋用的韩信,江澄用的王昭君【别问为啥,我喜欢用】,金光瑶用的狄仁杰,误入怀桑是用的明世隐)

然后还在录视频。

“蒹葭苍苍,白露为霜~” 魏无羡故意压低声音,放低音炮。

“别背诗了赶紧出城!”薛洋非常不给面子的吼了一句。

“所谓伊人…我就背!”呵…皮?就不按套路出牌。

“哎,宝贝你去哪?”魏无羡第二次,皮。

“我要…”薛洋突然反应过来,“别叫我,妈的不要脸……我要去内个,打野去。”

“哪儿?”

“我不告诉你,我告诉你你不就来了吗?”

“我找不到你了,宝贝。”这是…腰好了?这个宝贝叫的…

然后魏无羡又开始背诗了…

“春风拂槛露华浓,若非群玉山头见…哎~我先打个蓝吧。”

“你少抢我蓝我靠!”

“那我来帮你吧。”

“不用。”薛洋也把音压低了。

“我来了。”魏无羡真的是…算了,皮吧…挺好的。

“走!”薛洋硬是没骂滚。

“哎呀~~”

“你再恶心?!”

“有埋伏。”江澄提醒道。

“那我走了。”魏无羡委屈巴巴。

“嘿!你等会,我跟你说…你等着,我把这猴打死我就去…哎我艹…”

第一滴血(敌方孙悟空)

我们回顾一下历史:“我把这猴子打死我就去…”

“你让我走的。”

“真好。”江澄无力吐槽。

“明天会更好。”金光瑶跟。

“哎?发现一只妖狐!”薛洋道。

“啊?”

“唉?她,她诱惑我怎么办?”

“呵…居然敢诱惑我的男人?”金光瑶打趣道。

“我的!!”魏无羡大叫。

“靠!跟你有什么关系啊!”

然后刚第一滴血的那猴子又来了。

“哼!猴子,死在这儿吧!哎不对…”薛洋死亡×2

“既然来了就别走了,小妖狐!”魏无羡也跑到薛洋这里了。

然后复活的薛洋又来了,“哼哼!妖狐哪里跑?”

然后,“妈蛋…”

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薛洋死亡×3

“你你你你你…你这是来干嘛呀…你怎么早不来呢?”薛洋对着呵呵哈嘿的魏无羡一阵吐槽槽点也太多啦吧!

“我是来保护你外加抢人头的!我走了。”

“哎…”江澄无语。

“今朝有酒今朝醉!”魏无羡又开始了。

“醉了你就…醒不过来。”怀桑莫名接诗。

“你打个游戏不停整啥花里胡哨的玩意儿干啥?”薛洋继续吐槽。

“这叫情调,你不懂。”

“戚…”

然后,魏无羡挂了。

“你看你,叫你飘,肉,夹,馍了吧?”

“我看你是死之前大都放不出去了。”江澄也是醉了。

“王者荣耀第一神探即将闪亮登场!嘿哈哈嘿哈!”瑶瑶喝假酒了?

“妖狐儿哪儿跑?!”

“瑶儿你是傻了还是咋的?”

“啊?没有吧…”

“嫂子我来帮你。”

“好!快快快!我晕她了!快!”

结果还是晚一步。

“哎…怀桑啊…”

“哇!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

“怀桑你这是逛菜市场呢?”魏无羡感叹。

“妈呀!我走了我走了,别追我啊!一塔啥时候没了!”

【你已阵亡】

“妈妈耶…”

“当代背锅侠,时代新楷模。”薛洋又去打野了。

“洋哥快来!我给你吸!”

“啊?”

“我吸吸吸吸吸吸吸!”

“吸什么吸啊,吸的哪个啊我的天…”这孩子正常不?

“我来秀一波残血操作!”薛洋几乎没血,到这个b,还是要装的。

“我来帮你。”魏无羡说道。

“我不需要你!”薛洋式嫌弃。

“没有我你可怎么活?”

“我…噗哈哈…咳…没有你,我…我…我照样能活!”薛洋对突如其来的狗血台词有些懵逼。

“先撤吧,人太多了。”chary全场的江澄默默看戏。

“我来帮你师妹!”

“呵…那你来吧。”

“还是师妹爱我!”

“滚。”

“昂呜…”

打暴君。

“快快快怀桑吸我啊!”金光瑶道。

“啊,啊啊啊!”

“我靠你吸的谁啊?!”魏无羡懵了。

“……”吸的江澄。

“怀桑你傻吗?”薛洋也是无语。

团灭。

江澄:哎…chary不动了…

局势开始好转。

“哎…一群菜鸡。”薛洋道。

“哇,你还好意思说别人?”

“不拆台会死吗?哼!看我炫个技!”

“呀!你咋回去了?”

江澄突然放大,“哎,死!”

三杀,666

“师妹操作666啊!”

“哎呀!我还没死!”魏无羡又开始…

“你死了。”薛洋无情打压。

“啊?哎呀…我也死了…”

“你瞎吗?死没死都不知道。”

“我的眼里只有你。”

艹…空气里为什么弥漫着粉红的泡泡…

“我的眼里没有你。”

“……”

“白鹤亮翅!”薛洋要疯。

“你就浪吧你就!”

“我去抢大龙了!!”

四连决胜,薛洋找回自信。

“爱情是使我蒙蔽了双眼。”

“魏无羡你骚够了没?”

“哎…没抢到buff…”

“哼…妖狐…”江澄又开始chary全场了。

“哇!澄澄666啊!”

“我发现啊,咱们几个里就澄澄最正常。”

“哎魏无羡你这白鸽新奥尔良烤翅再次不用。”

“去,看我一波神走位!”

“哎!可以呀!”

“是吧~来第二波!”

“咦…”

“今朝有酒今朝醉!(上联)”

“醉了让你睡一睡!(薛洋对的下联)”

“啥玩意儿…”

“瑶妹你这大招啥时候能中一次?”

“啥?这都让你看见了?!”

“澄澄!看我!快!”薛洋叫道。

“你噶啥呢?”魏无羡问。

“看我!四杀!哎!唉唉唉?”

“你咋也死了?”

“没事!澄澄你看见没?哎你哪呢?”

“我哪儿呢你猜呢。”江澄式冷漠。

“哎…这一幕,没有让你看到…我这心里,难受。”

“哎你咋只记得江澄呢,那我呢?”魏无羡皮了。

“你谁啊?”

“你谁啊?”金光瑶跟风。

“你谁啊?”江澄跟风。

“呀哈!”

忽然,敌方水晶塔被推了。

“卧槽发生了什么?”

“啊哈!快看你老公帅不帅!”魏无羡有毒吧。。

“我就说怀桑人都死完了他吸个毛线。”

“就刚才我和咱们的龙宝宝一起把塔推了。”

“所以是龙龙的功劳吧。”

“对啊你干啥了?”

“我…我加油来着…”

视频刚发布,蓝忘机蓝曦臣聂明玦晓星尘就都一起看了。

魏无羡腰不保了,告辞!

蓝曦臣全程:晚吟真棒!又干掉一个!

晓星尘默默拿出手机,感觉自己不如媳妇…菜…

聂明玦完全看不懂。

——

我困死了…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零差评的甜02

西皮:忘羡曦澄晓薛聂瑶


人物亲妈的,ooc依旧炸成渣渣。


大概很甜。


沙雕ABO?


by鱼丸


(注:上文有改动,看懵了的回去再看一遍)


——


学校旁边有一个小饭馆,专门卖鸡扒饭,老板虽然手艺好但是脾气大,每天限量卖,卖完就没了。


薛洋刚下课,抱着一摞书冲到饭馆,看着前面长长的队伍,骂骂嘞嘞的认命排了队。


半个小时过去了,看着马上就到了,薛洋的肚子很good,突然痛的要死要活,极度想去厕所放飞自我,又舍不得马上到手的鸡排饭。


一着急,完了。


更疼…… 如果他有个分身就好了,薛洋咬牙捂着肚子,纠结得要死。


犹豫间,电话响了,又是哪个死缠烂打宁死不屈的卖家!薛洋都想拿刀砍人了,他妈的关键时刻还要添乱子!


本来想挂断的,没想到手一滑按了接听。


“亲,你现在有空吗?我已经来你学校门口了,可以抽空见个面吗?”


他在学校门口?薛洋猛地有了一个好主意!“哎!你真的在我们学校门口吗?你往左看,有一个排着长队的饭馆,速速过来找我!”


“哦,好的,我穿白色T恤和浅色牛仔裤。”


“好好好,麻溜!”薛洋极力控制走调的声音,“我穿黑色连帽短袖,白裤子。”


没多久,薛洋果然看见一个白色T恤的男生在队尾四处张望,他强忍不适,招手呼唤:“这儿这儿这儿!”


男生应声而来,薛洋什么都不顾了,把书一股脑全塞他手里,留下一句话:“帮我买份鸡扒饭,我马上回来!”话音刚落,不等人家反应,人已经冲出去几百米了。


等薛洋解决个人“问题”回来时,远远地看见饭馆门口刚那个男生提着塑料袋子。


他个子很高,刚还没仔细看,五官都很好看!站在阳光底下,薛洋不得不承认,有一刻,他的目光几乎离不开这个男生。


他看见薛洋,大步跑了过来,额头上的汗珠清晰可见,他将鸡扒饭递给他,“不知道你吃不吃辣,买了两份。”


“哦,多谢啦。”薛洋接过东西,掏钱是才发现分文未带,“额……我微信转给你吧…” “不用不用。”男生摆手,“我请你,全是精神损失费。”


薛洋尴尬,“其实……也没什么啦!糖都一样嘛!”


呵…是谁差点把宿舍楼拆了? 晓星尘没看出来什么,但是薛洋心情复杂啊。


这会刚过中午,夏日的午后热的可以死人,阳光火辣辣的,薛洋就这么懵逼的站着。那淘宝卖家也不说什么,就跟着他一起杵着。


忽然薛洋感觉头顶的炙热消散了一点,他抬头,看见一只手帮他挡着阳光,手指干净修长,手掌很大,是很好看的手。


“喂…你不怕晒吗?杵这儿杵半个小时…”


“你怎么还没走?”薛洋也懵了。


“你把差评改了我就走了。”


说白了还是要好评是吧,薛洋:我就不! “我不。”


“哎…好了,我不打感情牌,不谈开网店辛苦,”男生拦住要走的薛洋,“我想好了,这事得从根本上解决。”


“嗯?”


“我帮你倒追男神,你把差评给我改了,行不?” 薛洋见那人也不像是开玩笑,


“成。”


——


魏无羡的漫画人气蛮高的,画风很唯美,他画过一部叫《13》,是他和蓝忘机的故事真实改编,也是他的成名作。


然后嘛…就没事刷微博,填填坑,撩撩自家二哥哥。 记得他们的相遇,也是尴尬出了极点。


魏无羡怕狗,怕到一种极端,见生化危机都没他见狗的场面惊悚。


那天魏无羡买了午饭要回宿舍,还没进学校门呢,一只狗很快很快的从他跟前窜了出来。


狗还没干啥呢他就已经跟要死了一样,鬼哭狼嚎吧,狗都让他吓着了。


江澄关键不在旁边,魏无羡也是脑子一冲,居然就这么跳到蓝忘机身上了。


那是蓝忘机啊!女生们见了也都是敬而远之,进他三米,定冻个浑身发抖。


但是这次全是把旁边女生都整蒙圈了,魏无羡直接都窜到人家身上了,蓝忘机居然没说什么,还一脸淡定的托着魏无羡进了校门。


“谢啦兄弟!先走一步啦!”


“……”


真是…


——


魏无羡今天也是玩大发了,突然就想做什么滴胶。记得是温情跟他说的,送人礼物,亲手做的 最有诚意,这不,真就整的大盒小盒的拎着回了宿舍。


“你是想开轻工市场还是想咋?”江澄看着魏无羡,带上耳机,默默的戳手机。


“我想给我和蓝湛做条情侣手链啥的。”魏无羡把绳子在空中挥了挥,示意这是做手链的。


江澄瞬间被塞狗粮,“滚。”然后他就想到了蓝曦臣,他也不知道怎么了,他就是不想拒绝他,这是喜欢吗……


然后他莫名拨了蓝曦臣的电话,回过神来,拨通了…艹!


“晚吟?”


“啊…啊?”凉了凉了…


“想我了?”蓝曦臣忍笑撩道。


“去去去…谁想你…”


“那晚吟怎么会突然打电话呢?”


“手滑,你信吗?”


“那你让我信吗?”


“额…”绕弯子呢?


然后!魏无羡大叫一声,“卧槽!依稀!”魏无羡的声音立马随着物品破碎的响声混入江澄耳朵里和手机麦里。


“我靠!魏无羡你搞什么?!”江澄立马撇开手机去看魏无羡。


“晚吟?晚吟?怎么了?”蓝曦臣感觉有点不对,蓝忘机听见魏无羡的叫声管都不管赶紧夺门而出。



“你是猪吗?”


江澄一边清扫着一地玻璃渣渣,一边给魏无羡递纸。


然后蓝忘机推门而入,声音大的要死,面色惊慌,白的吓人,把两个人都吓得一激灵,然后信步走向魏无羡,看见魏无羡纸上一大滩红,心跳都差点漏了一拍。


“没事的二哥哥,是划伤,小伤,别一脸跟我要死了一样的表情。”


蓝忘机听见“死”,赶紧捂住魏无羡的嘴,语气温柔,“别说那种不吉利的话…”


“嗯不说。”魏无羡忽闪忽闪睫毛,笑道。


蓝曦臣后到一步,看见血也是懵了,“无羡你这是在…练邪术吗…”不得不说,一大摊呢毕竟,瘆得慌…


“哈…没啦…不小心把烧杯捏碎了……”


烧杯才掉到半空中,魏无羡就接住了没想到一使劲,用力过猛,捏爆了……扎了一手玻璃渣渣。


“下回小心点。”毕竟是弟妹,关心还是要的。


“嗯,谢谢大哥。”


蓝忘机低头处理着魏无羡的伤口,心疼的要死。



然后又是一条微博——


我能捏一手玻璃渣,我怕谁!!


——tbc


最长的一篇吧…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零差评的甜01

是的,我打算正经一把(虽然也正经不到哪里去…)

西皮:忘羡曦澄晓薛聂瑶

ooc超甜警告!

A不ABO我也不知道…

by鱼丸

——

“你别打电话了成不!!我不可能改评论的!你在宁死不屈我可就上网挂你了!去淘宝投诉你骚扰!”

薛洋冲着手机一阵吼,吓得魏无羡和金光瑶一激灵。

等薛洋说完,狠狠的把手机扣在桌子上,还是不解气,叫嚷着:“辣鸡精美糖果礼包!都是大骗子!还想我给好评?呵呵!做梦吧!”

金光瑶凑过头,摸摸炸毛的薛洋:“还是那个淘宝卖家?这都一个礼拜了,还没放过你?不过你也真是自作孽不可活的典型。”

薛洋点点头,想起自己悲催的淘宝经历。

一个礼拜前,他在淘宝上买了糖果大礼包,想要寄给自己男神“明月清风”,而且便宜的起!赶紧就下单了,谁知道回来尼玛就是一堆劣质糖,害他白高兴一场。

糖不敢寄出去,就不能表白了…

明月清风是他微博喜欢的翻唱界歌手,他自己也是,不过一直很喜欢,没公布和告诉对方罢了。

然后他就劈头盖脸的给人店家点了差评,不过也真是祸不单行,人要是倒霉,连喝凉水都塞牙缝。

薛洋给了差评每一个小时,就接到了店家的电话:“亲,我是MDZS糖果店,看到亲打了个差评,请问是什么地方让亲不满意了?”

电话里男低音还挺好听,但是一口一个亲,薛洋很反感,没能送出去又不能吃了的闷气瞬间爆发:“非常不满意!全是糖精,难吃死了!”

薛洋挂了电话,几分钟后,收到一条短信:

气大伤身,亲先不要激动,凡事好商量。

自此之后,薛洋就隔三差五的收到了店家的电话或短信。

嘘寒问暖的,跟老妈似的,说白了,应该就是想让薛洋改差评吧。

他偏不!


魏无羡看着发牢骚骂淘宝店家的薛洋,默默的上一边儿去了。

发微博…

——蹲在墙角看室友骂淘宝卖家…

魏无羡本就是一个漫画博主,偶尔画画漫画,刷刷微博,打打游戏,日子也是清闲。

刚发出去不就,立马就炸评论了。

木木:我的天呦…老祖在宿舍没什么地位吗?

怎么可能?!

风行过万里:可怜…哎不对,为什么蹲墙角??

不想被误伤……

五顺:妈耶……这得多大气把老祖吓得蹲墙角?!

是啊…得多大气…

含光君:。

这什么鬼?……哎?唉唉唉!??!!

卧槽蓝忘机!!!!!!!!!!!!!!!!!

然后魏无羡接到电话了。

“魏婴。”

“啊?二哥哥啊…你咋突然出现在评论里了?”

“实在不行…来我这里。”

“哎?”唉唉唉??这算护短吗?算的吧!

然后魏无羡高兴的溜了,留金光瑶一个在宿舍瑟瑟发抖。

“崽儿啊…你消停会儿吧…”

“……好吧。”

金光瑶叹口气,拿出手机默默的打算催更了…

他兼职了一家杂志社的编辑,不用经常到,手机就可以工作。

他负责的大大脾气很是奇怪,霸道毒舌还喜欢拖更欺负他。

敛芳君——大哥,大哥,稿子快给我,要连载了。

清河(没啥网名了哈…)——嗯。

然后差不多过了半个小时。

敛芳君——大哥,你再不给我稿子,我就吞西瓜自尽。

清河——记得选个甜的。

敛芳君——……

有毒吧…


江澄最近让一个人表白了,男的。

“哈?大哥您没搞错什么吧?”

“没有,我是真的喜欢你。”

“啊?”

江澄一直懵逼,让后就让这个男的缠了一个星期。

“不是…我说你能正常点吗?很容易让人误解的…”

江澄看着又是拿着气球又是拿着冰淇淋啥的的蓝曦臣,真的已经无言以对了。

“那就让他们误解吧。”

“……”有一种魏无羡的既视感…

“我想回去了。”江澄实在是在外面呆不下去了。

“嗯,好我送你。”

“……我自己回…”

“我想送你…”蓝曦臣开始装可怜了。

艹…

“好吧…”

——tbc

强行四个cp一起上…乱的很吧…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叫你作死,该!

今天这个,是一个真实事件,它发生在我同桌身上(已笑成智障)


西皮:主忘羡


人物亲妈的,ooc炸了。


沙雕ABO


by鱼丸


——


很难得,今天万年嬉皮笑脸摆着一个生无可恋的表情。


知道章鱼哥吗?魏无羡现在的表情就跟章鱼哥怂拉着个脸一样,迷之相似。


“中午吃饭吃出幺蛾子了你,这表情。”薛洋盯着眼神瓷愣愣的魏无羡,用笔狠劲戳了戳他脊梁骨。


魏无羡一声猪叫,那声音刺耳啊,跟把肾戳没了一样。


薛洋一愣,又戳了四五下。


“你疯了!我要死了我艹!”


“叫你不说话。”


“我在思考人生。”


“你又咋了?”


“你猜……”


“咦惹……”


薛洋也没折了,默默的吃开糖了。


“你这二货又咋了?”江澄使劲呼噜了两下魏无羡的毛。


“澄澄!”魏无羡迅速抱住江澄,一把鼻涕一把泪的。


女生们纷纷转头,姨母笑……


江澄赶紧把魏无羡的头推开半米。


“你犯什么病了又!”


“我!我…我让人日了…”


顿时,江澄头上冒出不下五个问号。


“啥?”薛洋石化。


“瓦特?”金光瑶石化。


“玩呢?”江澄石化。


“我腰疼……”魏无羡默默趴在桌子上。


“你一个大男人让人日了?!”薛洋吓得大叫。


女生们笑容逐渐变态。


“咳…”薛洋立马收敛了点,“那怎么办?告老师?”


“你有毒吧?告老师?跟老师说我让人日了?妈耶…”


一想,还真是……


魏无羡默默的服了一把腰…


“话说谁日的你?”金光瑶很想笑,但是这会笑怕是会被捶死。


“呵……你们绝对绝对想不到……蓝湛。”


更尼玛不可描述了…


“跟玩儿似的…”薛洋扶额。


“我现在终于觉得作死真的会死了…”


“呵…”


蓝忘机默默走过来递给魏无羡一杯热水和薯片,又一脸淡定的走了。


“他这是在…”


“赎罪。”


“其实…感觉还不错…”


“你他妈怕是弯了。”


“我怎么就弯了?!我是直的!”


“呵…”都弯成蚊香了…



“话说忘机你这样真的好吗?”蓝曦臣知道自家弟弟日了人家也是很震惊的。


蓝忘机没说话,但蓝曦臣还是看出来了:大不了我养。


牛逼坏了…


——


我同桌,周五下午的数学课一直喊自己下半身子(pi yan 什么的)疼,我开始还调侃了几句是不是痔疮,没想到,没想到啊…是让人日了…还就是我们班的…


我笑了一下午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只对你有感觉01

我又挖坑了…


填不完了…


西皮:忘羡曦澄晓薛聂瑶


人物亲妈的,ooc又一次可能会炸


一点神奇的ABO


by鱼丸


——


“咳……”江澄清了清嗓子。


那轻咳的声音透过耳麦哎传来,带了微微异样:“你下个楼让狗拦了?”


魏无羡的目光终于从漫画上移开,看向手机屏幕上江澄的头像,顺便一脸委屈地回想道:“二哈,下一子咬上来,妈耶……”


江澄默默的看了一眼金凌怀里只有一两个月大的二哈,陷入沉思。


“你是不是买了肯德基啥的?”


“啊?好像有个汉堡。”


“难怪……那狗主人呢?”


“没见,不过有个人帮我把狗支开了。”


“是吗…”这人……也是神奇……


“嗯嗯,长得挺干净,皮肤白的呀…”


“所以?”


“我要了他的电话号码。”


“emmmm…你这算不算骚扰。”要是个姑娘的话…


“俩大老爷们儿骚扰个屁。”


“艹…………”这更奇怪了行不行!


“而且……澄!我…我…好像对那个男人一见钟情了!”


啥?啥!WTF!!??


“啥?你最好不是在开玩笑。”


“真的!”对那个眉眼似藏着北极冰雪的男人。


——


“横幅?”


“挂好了。”


“音响和视频呢?”


“没啥问题。”


薛洋迅速的在纸页上打勾,看着布置ok了的会场,抬了抬酸痛的胳膊,坏心眼的把整个人压在金光瑶身上。


“总算弄好了…”


金光瑶一早也过来帮忙,这会儿力气都没了,也懒得推开薛洋,两个人就这么瘫着。魏无羡收拾了两下画笔,见俩人瘫着,自己也拉着揉脑袋的江澄。


四人瘫……


瘫……


“你们什么鬼…”温情揉了揉太阳穴,看着这四个瘫在一起的二货,无语…


“阿洋!”


“昂?小星星啊…我没劲儿了,你抱我吧…”


晓星尘走进教室,和温情一样,对这四瘫玩意儿,无语…然后抗起自家薛洋,走了。


“阿瑶。”


“嗯?哦,来了。”金光瑶收拾收拾头发衣服,慢吞吞的跟着聂明玦走了。


“我也想走了…”江澄推推魏无羡。


“我不…”四个人里,俩都有对象,就算是个男的,也好歹有,然后就是魏无羡和江澄默默吃粮。


“赶紧麻溜。”


“依稀…”



俩人不急不躁的散着步,吸引力不少女生。


“糟糕!是心动的感觉……”


“天啊!咱们系有这么好看的男生吗?!”


“一次出现俩!今天是什么好日子?!”


“这令人窒息的外貌……”


魏无羡转头看向那群女生,咧嘴笑笑还挥挥爪子。


“沾花惹草的。”


“切…”


这时候另一边又有了骚动。


“哎?澄澄!看!哪天帮我赶狗的!”


“双胞胎?”


“妈耶…这咋认…”


“帮你那个没什么特点吗?”


“嗯……面瘫。”


“右边那个。”


“还真是…”


蓝忘机的目光透过人群呆滞在魏无羡身上,不好,对视上了,又赶紧收回目光。


“忘机,那边有什么吗?”


“没,走吧。”


读弟机上线:“是吗?不是那个叫魏无羡的男生吗?”


“……”


“噗…走吧。”


“嗯。”


——


回到宿舍,魏无羡“佟”的一声把门狠劲儿的带上,激动的要死。


吓得吃糖的薛洋打了个激灵。


“你要死啊!吓的我糖差点掉了!!”


魏无羡没理他,掏出ipad,很少有的在画画。


他们都是美术生,魏无羡和薛洋偶尔还出没在翻唱界。


魏无羡的举动把薛洋吓得不轻,“少见啊…”


然后为了不打扰他,薛洋和江澄都出门了。


过了一会,甜品店里,薛洋差点喷一口蛋糕在晓星尘脸上。


“卧槽…”


——夷陵老祖:新歌,《恋爱循环》❤


还有一个做作的爱心……


江澄看见瞬间脸都黑了,完了,又弯一个。


金光瑶也是淡定,还点赞评论666了…



这就是…恋爱中的男人?


过了一两天,江澄看着对着蓝忘机头像发呆的魏无羡,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


这怕是铁了心要倒追蓝忘机了。


“来来来,羡羡,我给你看个好东西。”


“神马?”


“蓝忘机是文科的,”薛洋用纤长的手指在手机屏幕上戳了几下,翻出一张课表,“呐,文科生课表,晓星尘是文科,我们可以去蹭课。”


“这个好!不亏是我徒弟……”


“一盒费南雪。”


“知道了…”就知道没那么简单…


然后薛洋又啪嗒啪嗒戳了几下手机,把图片发给魏无羡就。


“帮你整这件事,我可没少被晓星尘收拾。”


“哈?他怎么收拾你的?”


薛洋脸一红,呸了他一声,“你管呢!多操心你自己吧,蓝忘机这万年冰山,女生都爱理不理的,你看着办吧。”


偏偏魏无羡少根筋,剃头担子一头热。


算了,就这样吧…


——tbc


挖坑,


要不起了…


啊啊啊…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